周杰伦vs许绍洋

F4是娱乐新生代的“暗疾”

一直认为周杰伦和许绍洋有点亏。

虽然Jay(周杰伦英文名)的音乐不输给他人,虽然许绍洋的《薰衣草》也风光一时,但他们的确红得有限。因为F4太红,红得让别人喘不过气。结果,F4成了许多艺人的隐痛,成了他们不愿提及的暗疾,其中也包括这些娱乐新生代。

早就有人提醒,不要问周杰伦有关F4的问题,可偏偏个别同志不识趣。Jay的回应也很简单,“我说过,他们会比我红得久!”再想深入探问,他就开始“反抗”:“我红吗?其实我还好啦!”

“这样说只是我的一种感觉,我希望自己做的是一个时期的典范,让大家都知道流行歌曲原来可以这样唱。这个时期不会长,但大家却会永远记得,有一段时间,出现过一个唱歌的,他叫周杰伦。”

许绍洋一样言简意赅,“他们有4个人呀,我才1个人!大家都有各自的优点,比来比去没什么必要的,有一部分人会喜欢我,有一部分人会选择他们,那是很自然的事情。”

“我的原则是尽力做,做好自己的事情,现在我要唱歌,背台词、歌词,学国语……有时候每天只睡两个小时。对了,要不要来点牛肉干?到现在我还没吃过什么东西呢!”

2002年8月20日,15:56

扬子江酒店3楼大厅,屏幕上重复着周杰伦“浴血奋战”拯救大兵似的《最后的战役》MTV,背景音乐显得有些悲壮。其实,没人关心这些———所有的镜头、眼球都等候在Jay即将出现的通道。终于,周杰伦的身影悄然闪进了大门,镶红边的白色背心,大大的牛仔裤……周杰伦嚼着口香糖,挂着几丝倦意,一如既往地毫无表情。大家呼啦围拢,攒动的人头中,最显眼的却是Jay的黑人保镖、一个高大健硕的“威猛先生”。当然,他也克隆了一副Jay类的目无表情的“扑克脸”。

怪腔——周杰伦和记者会的司仪耍了一回把戏。

“谁给我张纸巾?看好了,这张纸巾在我手上……”刷刷刷刷,拳头在司仪面前绕了几圈,揉成团的纸巾这时早已从司仪身后飞出了周杰伦的手心,“好,你猜现在纸巾在哪儿?左手?嘿嘿,没有,右手?也没有!这个可是大卫也不会的把戏!”一脸自豪的周杰伦话锋忽然一转,“因为这个是孩子把戏,呵呵,我偶尔喜欢耍耍人。”Jay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轻松笑容。

怪调——“我相信有外星人存在!”

语气坚定,没有孩子般的固执,多了几分教授做报告的口吻。Jay坦言自己的爱好是做白日梦,这样的梦给了他不少写歌的灵感。比如,同样是泡杯茶,有人看到的只是这一系列很简单的动作,可是他却会去想,想泡茶的人,想溶进茶里的看不到的东西。

2002年8月20日,17:18

一串清脆的铃铛声,一声调皮的“hi”,许绍洋边吃着牛肉干,边跑到富豪环球东亚酒店的窗边。酒店的窗口正好对着万体馆,隐隐传来一阵阵闷喉。“是陈小春在试唱?!我要跟他去打个招呼,就从这里滑下去行吗?”许绍洋的出现简直就是一连串意料。

他已经不是《薰衣草》里的大众情人啦!晒得古铜色的皮肤在黑色的DKNY小背心下“暴露”得恰到好处,凤梨头,光脚套着黑皮鞋,手指上4个造型各异的指环,在举手投足间叮当作响的手腕上的大铃铛……许绍洋根本就是个顽皮大男生。

怪腔——“说说你除唱歌外已经实现或者还没实现的梦想吧。”许绍洋迫不及待地抢答:“刹车手!”

“啊?刹车手?”“是赛车手,赛车手!”经纪人忙在一旁纠正。许绍洋摆弄着手里的纸巾,相当严肃地说:“嗯,是刹……车手!”

笑声中,许绍洋像孩子般描述起自己的经历:“你们知道吧,最快把重型机车开到220码,‘呼’一下拐弯,膝盖就蹭着地面,那感觉真是……当然,我也摔过几次,最严重的一次把手指扭伤了,要是再严重点的话,命都没了,这我可不敢。”

怪调——“我收集了多少双运动鞋?太多了,大概200多双吧。”

许绍洋收集的大部分是Nike的限量版,最贵的一双掏了300多美元,全球仅卖了500双。

这些鞋子是他从日本“淘”到英国,一双双“淘”来的,叠在家里有一墙高,不穿也不卖,就“自我欣赏”。

编辑:封黎华  来源:申江服务导报 


|演出|日本宝塚歌舞东瀛魅舞(16日 13:59) |娱乐前线|《天龙八部》月底开机 钟镇涛争演“段王爷” (8日 14:41)  |人物|陶晶莹碰上金城武 想搞“姐弟恋”(26日 10:02) |人物|换屋买车全包 关之琳300万全方位照顾小男友(26日 10:41) |音乐|MTV音乐录影带大奖本周揭晓(26日 12:50) 

 

[关闭窗口]